<em id="snp3d"><acronym id="snp3d"><blockquote id="snp3d"></blockquote></acronym></em>
    1. <dd id="snp3d"></dd>

      <button id="snp3d"><samp id="snp3d"></samp></button>
    2. <tbody id="snp3d"></tbody><tbody id="snp3d"></tbody><button id="snp3d"><object id="snp3d"></object></button>

      <progress id="snp3d"><track id="snp3d"></track></progress>

      新學林分享網

      中國zj市場存量規模

      中國證券市場總規模有多大?

      是用股市市值來衡量,近4萬億.
      股市市值不包括zj

      zj市場的市場數據


      2013年1月央行公布《2013年1月份金融市場運行情況》顯示,2013年1月份,銀行間zj市場發行zj5214.6億元,同比增加182.9%,較2012年12月減少14.3%。
      央行數據還顯示,截至2013年1月底,我國zj市場zj托管量為26.4萬億元,其中銀行間zj市場zj托管量為25.2萬億元,占zj市場zj托管量的95.4%。銀行間債市一家獨大的格局依然如故,但相比2012年年底的96.2%,占比有所下降。
      zj托管量,即已經發行但尚未到期的zj總量,是衡量zj市場的重要指標之一。從zj托管量的指標考量,最近幾年,中國zj市場可謂突飛猛進。
      近幾年來,中國市場zj托管量穩步增長。2008年末,債市zj托管總額為10.3萬億元;2009年末為13.3萬億元;2010年末為16.3萬億元;到了2011年末為22.1萬億元;到了2012年末,這一數字增長為26.0萬億元。
      進入2013年,zj市場的規模更是呈現提速跡象,2013年1月份zj托管總量增加4000億元,快于2012年同期。

      中國zj市場發展現狀分析及其未來發展趨勢

      綠色zj再迎政策支持,市場規??焖僭鲩L

      近年來,我國綠色金融發展迅速,綠色zj市場已經躋身世界前列。2018年以來,多個部門相繼推出綠色zj市場建設與發展監管條例,監管體系更加規范;多個地方政府著力研究部署綠色zj獎勵政策,激勵措施更加完善。

      2019年5月,人民銀行印發的《關于支持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發行綠色債務融資工具的通知》,盡管區域范圍目前僅有5個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zj種類只是綠色債務融資工具,但在支持試驗區綠色發展的同時,其相關經驗和做法也將會得到復制和推廣,這對我國綠色zj市場的發展無疑具有重要的示范意義和促進作用,也是進一步貫徹落實綠色發展理念的具體體現。



      據Wind金融數據可知,2018年,中國境內外發行貼標綠色zj共計2675.93億元,較2017年同比增長8.02%;發行數量共計144只,同比增長17.07%;占全球綠色zj發行總額的23.27%,雖較2017年占比略有下降,但中國仍舊是全球綠色zj最大的發行市場之一。



      金融債發行規模仍最大,但占比下降,綠色公司債次之

      從發行規模數量來看,金融債仍是我國綠色zj市場的主力,2018年,31家金融機構累計發行綠色金融zj38支,占比為29.92%,較上年下降8.68%;發行規模合計1289.20億元,占比58.59%,較上年下降1.91%。更多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參與到綠色金融zj的發行中,主體類型進一步多元化。

      另外,非金融企業發行人全年共發行綠色企業債、綠色公司債、綠色債務融資工具、綠色資產支持證券等綠色融資工具89支,發行規模合計911.33億元。其中綠色公司債發行量較大,全年共發行33支,規模為376.49億元,占非金融企業綠色zj的比例分別為37.087和41.31%。非金融企業綠色zj的發行數量和發行規模占比均延續了去年的上升趨勢,非金融企業綠色zj市場參與程度進一步提高。



      福建超北京成主要發行城市,清潔能源為主要投資方向

      2018年境內共有24個省份參與綠色zj發行,其中北京市發行的綠色zj金額較2017年大幅減少,發行金額不再遙遙領先,占比由46.6%下降至16.82%。而福建省因興業銀行發行的2只300億元的綠色金融zj占據全年發行金額第一位。另外,青海省、遼寧省和廣西壯族自治區均于2018年發行了首單綠色zj。



      2018年,綠色zj募集資金投向清潔能源領域金額最高。按照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編制的《綠色zj支持項目目錄》規定的六個領域劃分,2018年在我國綠色zj募集資金投向中,清潔能源是資金投向最多的領域,占比34%,主要為水電站、風電站和光伏項目建設;其次是清潔交通,占比19%,主要為城市軌道交通和城際鐵路項目建設運營;生態保護和適應氣候變化最少,占比僅2%。



      銀行間為主要發行場所,國有企業占據著主導地位

      2018年,銀行間zj市場仍為綠色zj的主要發行場所,交易所市場綠色zj發行加速。2018年,共有58支綠色zj在銀行間zj市場發行,較上年減少3.33%;規模為1443.9億元,較上年增加10.90%。交易所市場上共發行了33支綠色zj,較上年增加26.92%;規模為376.5億元,較上年增加54.20%。



      就發行主體來看,國有企業占據著主導地位。從發行數量來看,共77家國有企業發行了100只貼標綠色zj,占比90.09%,較2017年增加3.68%;從發行金額來看,國有企業共計發行2009.41億元貼標綠色zj,占比97.20%,相比2017年增加2.4%。



      發行期限以3年為止,評級依舊維持在較高水平

      2018年,綠色zj的發行期限主要為3年期,5年期次之。2018年,我國發行的111只普通貼標綠色zj中共發行3年期綠色zj63支,占比56.76%,發行5年期綠色zj28支,占比25.23%。2018年我國綠色zj市場上未發行短期融資券,15年期的長期zj共發行了3支。



      2018年,綠色zj評級依舊維持在較高水平,獲評zj全部為投資級別。發行的111只普通貼標綠色zj中有97只zj獲得評級,未獲得評級的有14只。其中,AAA級zj占比最高,共57只總計1488.21億元;新增2只A+等級的綠色zj,為兩家農村商業銀行所發行的綠色金融zj,表明越來越多的中小規模發行主體開始進入綠色zj市場。



      經濟綠色發展為趨勢,未來綠色融資需求巨大

      目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要進一步提升經濟發展質量,實現綠色發展顯得更加重要。根據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最新研究結果,我國現階段和未來都具有巨大的綠色融資需求,從2014年到2020年,我國綠色融資需求大約為30萬億元。面對如此龐大的資金需求,單單依靠財政補足是不夠的,也會給財政帶來負擔,而通過綠色金融方式調動社會資金,實現經濟綠色發展無疑成為解決這一問題的突破口。



      ——更多數據及分析請參考于前瞻產業研究院《中國綠色金融行業發展前景預測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

      為什么我國的zj市場規模不如股票市場的規模

      大家都沒錢了還能借錢給家嗎!

      全球zj的市場現狀

      第一筆全球zj發行后,投資銀行為了促進市場的發展,力圖向借款人說明利用全球zj可以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下滿足巨額借款需求;同時向投資者保證全球zj將具有充分的流動性。事實也確實如此。
      世界銀行已經將全球zj作為其主要的融資手段,到1993 年世界銀行已通過發行全球zj滿足了其近一半的融資需求,并期望將來將這一比重提高至2/3。世界銀行這樣做的主要原因是發行全球zj可以降低籌資成本。據估計,發行全球zj可以比發行揚基zj節約10—20 個基點,比發行歐洲美元zj節約近10 個基點。同時在后市(after-market)交易中利差也沒有擴大,這主要是是因為投資者可以充分利用各金融市場之間的套利機會進行大筆交易,因而使全球zj的交易量在歐洲清算系統中一直保持在前五位。
      投資者對全球zj也極為歡迎,這不僅是因為其具有很高的流動性,而且因為全球zj降低了交易成本。目前美國的國債市場是全球流動性最強的市場,1 億美元以上的交易的買賣差價僅為3 美分左右,而世行的全球zj流動性僅次于美國國債,其買賣成本低于其他類型zj。買賣主權發行者或國際組織的zj,在揚基zj市場上成本為25 美分以上;在歐洲zj市場上為15 美分,而全球zj的成本僅為10 美分。
      全球zj也大大降低了清算和托管成本。這是因為在全球zj交易中,歐洲zj和美國國內zj市場的交易、清算網絡得以聯通,從而大大縮短了清算和交割時間,節約了占用資金的利息成本。同時,由于全球zj在各大金融中心都沒有托管機構,因而投資者可以直接利用本國的托管機構,而不必求助于國外托管機構,這就成倍地降低了托管成本。
      盡管全球zj具有上述諸多優勢,但在開始的幾年中,只有世行被認為發行了真正意義上的全球zj,其他發行人所發行的全球zj或是大部分回流到國內市場,或是只在除本國市場外的一個主要金融市場發行。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在于要發行真正意義上的全球zj,發行人必須滿足兩個重要條件,一是其借款規模足夠大,因而能大規模發債;二是發行人必須在至少兩個主要的金融中心有良好的信譽,以便利zj的順利發行。而真正能夠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的發行人極少。
      為了能夠利用全球zj的優勢,一些不具備上述兩個條件的惜款人采取了一些變通方法,其中之一就是在歐洲zj市場上發行zj的同時,利用美國的144A 規則在美國國內進行私募發行,從而創造一種類似全球zj的交易。美國發行人經常利用這種方式來規避SEC 的登記要求,從而縮短發行的準備時間。根據144A 規則,只要是合格機構投資者(QIBs),就可以購買按144A 規則發行的證券。由于144A 發行只能面向合格機構投資者,其二級市場的流動性必然受到很大限制。主權發行人為了提高證券流動性,多不采用144A 發行,而是向SEC 登記,以便能向美國的零售投資者發行。
      一些借款人雖不具備發行全球zj的條件,但仍利用這一方式發行以本國貨幣計值的全球zj。如加拿大的一些公用事業公司就曾發行過約80 億美元的全球zj,但以加元計值。這些zj發行后大部分流回國內。這類借款人利用全球zj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這可以滿足其巨額的借款需求而不必增加借款成本。因為對外國投資者來說,全球zj比加拿大政府zj的收益率要高,因而借款人可以以較低的成本在國外金融市場發行。即使惜款人不能在利率上降低借款成本,但由于發行全球zj的傭金明顯低于在國內市場發行zj的傭金,因而仍可以節省大量費用。此外,直接以本國貨幣發行全球zj也避免了同時必須進行互換交易的風險和成本。
      全球zj的發行與某些國家的國內規則可能發生沖突,因而必須事先進行協調。如在日本發行日元zj,辛迪加中必須至少有一家日本證券公司,而日本國內證券公司的傭金都是比較高的,因此會增加全球zj的發行成本。為此,世行獲得了日本有關當局的豁免,可以在發行日元全球zj時不必邀請日本證券公司參與。又如在德國,zj都是以無記名形式發行的,而全球zj都是在美國SEC 登記并以記名形式發行的。為了避免發行馬克全球zj時出現沖突, 世界銀行設計了兩個永久性的全球證書( Global Certificate)。這兩個全球證書都不能換成單個的zj。無記名的全球證書由德國的DKV 持有,代表DKV 所屬機構代投資者持有的zj;記名全球證書則由花旗銀行法蘭克福分行持有,代表美國的證券托管公司(DTC)所屬成員代投資者持有的zj。通過這種方式,馬克全球zj就可以在全球自由交易,并可以通過“歐洲清算系統”或塞德爾(歐洲zj市場)、 DTC(美國市場)及DKV(德國市場)所組成的清算網絡進行交易的清算,從而降低了馬克全球zj的交易成本。
      盡管全球zj市場從1993 年以來獲得飛速發展,但許多市場參與者仍對此持懷疑態度。歐洲投資銀行(EIB)的官員認為,真正能夠發行全球zj的發行人只有世界銀行集團的三個姊妹組織,而其他的發行人實際上并不是發行真正的全球zj,而只是發行金額較大的歐洲zj,還有人認為只要美國還是一個記名zj市場而歐洲還是一個無記名zj市場,就不能真正形成一個無邊界限制的全球zj市場。
      雖然各界人士對全球zj意見不一,但全球zj確實代表著未來資本市場全球化的趨勢,因此其未來發展是很樂觀的。
      由經濟學家約翰·梅納德·凱恩斯創立。  定義:國家對國民經濟總量進行的調節與控制。是保證社會再生產協調發展的必要條件,也是社會主義國家管理經濟的重要職能。在中國,宏觀調控的主要任務是:保持經濟總量平衡,抑制通貨膨脹,促進重大經濟結構優化,實現經濟穩定增長。宏觀調控主要運用價格、稅收、信貸、匯率等經濟手段和法律手段及行政手段。  什么叫宏觀調控?經濟學家理解這個詞就是宏觀經濟政策。但實際應用上,它的含義是模糊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有經濟研究部門叫宏觀調節部,表明在當時的經濟形勢下對宏觀調節還有一點敬畏,后來改稱了“宏觀調控”,好像我們對經濟的控制越來越加強了。宏觀調控慢慢又演變為一個長期的宏觀經濟政策,在任何時候都要存在。這種提法把“宏觀調控”的意思模糊了,因為宏觀經濟政策在經濟學上就是短期的。

      全球zj的概述

      全球zj是由國際復興開發銀行(IBRD)于1989 年首先發起的。在此之前,世界銀行的10 年期以內的揚基zj以高于美國財政部zj35 個基點的利差進行交易;而與此同時世界銀行相應期限的歐洲zj卻僅以高于美國財政部zj25 個基點的利差交易。這就促使世界銀行的債務管理人員尋求降低籌資成本的方法。根據傳統解釋,這種利差的差別是由于兩個市場的投資者構成不同造成的。在美國國內,投資者主要是機構投資者,因而樂于接受記名zj;而歐洲zj市場上多是零售投資者,他們購買歐洲zj主要是為了逃稅,因而更傾向于無記名zj。
      但有關的研究表明,機構投資者實際上在歐洲zj市場上占了主導地位。在非美國持有的以美元計值的zj中,機構投資者持有約63%;而所謂的“企業零售投資者”持有約17%,真正的零售投資者只持有20%左右。調查還表明,歐洲zj市場上的機構投資者和“企業零售投資者”樂意購買記名zj(如美國國內zj、揚基zj和美國財政部zj),這兩類投資者持有的記名zj分別占其資產組合的47%和31%。既然機構投資者占了歐洲zj投資者的大部分,而機構投資者又樂于持有記名zj,因而世行的研究人員認為通過適當的安排可以將揚基zj和歐洲zj這兩個平行市場統一起來。為此,他們提出了全球zj的概念,并于1989 年9 月由高盛公司和所羅門兄弟公司聯合牽頭發行了第一筆全球zj。
      進入90 年代以后,全球zj的發行逐漸增加。到1993 年,全球zj市場己基本初具規模。在此之前,人們普遍認為只有世界銀行才能夠發行真正的全球zj,但1993 年以來,全球zj的發行人、發行規模、發行貨幣和期限等方面都出現了多樣化趨勢,使全球zj市場趨于活躍。 1993 年全年全球zj共發行420 億美元,而1994 年僅到2 月底就發行了100 億美元,可見市場規模發展之迅速。全球zj已越來越多地被低信用等級的借款人所利用,成為其同時進入多個金融市場的有效途徑。最初發行全球zj的主要是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僅1993 年一年企業發行的全球zj就達53 億美元。同時新興的發展中國家也開始利用這一市場。作為信用等級較低的主權借款人,阿根廷發行了10 億美元的全球zj,為低信用等級借款人打開了這一市場。此后中國也首次發行了全球zj。 全球zj的發行貨幣也日益多樣化。從1989 年世界銀行發行第一筆美元全球zj以來,全球zj市場先后出現了加元(1990.12)、澳元(1991.9)、日元(1992.3)、德國馬克(1993.10)、芬蘭馬克(1994)、瑞典克郎(1994)、和ECU(1994)等貨幣。全球zj的發行金額范圍也逐步擴展。在全球zj形成之初,一般發行金額介于10 億至30 億美元之間。 1993年阿根廷委托所羅門兄弟公司和美林公司為其發行了5 億美元的全球zj,創下了全球zj發行額最低的紀錄。